第748章 家事

?热门推荐:
????“任何一场伟业,都不可能一世建成,秦国一统战国纷乱的天下,整整用了六代人的时间,皇上也不能太着急,急则生乱,急则生变。”

????杨丛义见赵似乎不悦,继续劝慰开解。

????“从绍兴三十一年金国南侵开始,到如今才过去十三年,这十三年里前后打了五年仗,真正休养生息的时间只有八年。汴京控制的江北地区屡经战火,本就人烟稀少,田地荒芜,难与江南相比。皇上应该知道,靖康之乱以后,大宋在江南用了将近三十年时间,才慢慢恢复元气,才有跟金国开战的国力。现如今,我们在江北,犹如白手起家,短短八年收复众多失地,足以告慰太祖太宗。若急于收复真定府,也不是不行,但付出的代价,皇上、朝廷和百姓恐怕都难以接受。”

????国库空虚,边关所需都是内库所出,赵自然知道以目前的国力要想发动大战,非得把内库掏空不可。

????他省吃俭用,又要求后宫同样缩减用度,是为了什么?不就是为了积攒一些钱财,以备不时之需吗?

????若一场大战掏空了内库,户部又没钱拨发军饷、俸禄,军将大臣恐怕都得往江南跑,他这个皇帝也就做到头了。

????“如何收复真定府、燕京就按你说的办。准备何时出兵平州、燕京,需要多少兵力、多少钱?”赵思虑片刻,考虑到现实问题,最终还是按下了心里的躁动。

????杨丛义回道“东金与西金争夺大定府、临潢府,西金势弱,这两个地方他们各取其一即可,西金夺了大定府就不能再夺临潢府。如今东金势大,西金想要守住临潢府很难,我们需要出兵牵制东金,不能让他们全力进攻临潢府,我们至少要出动三万兵力才能给东金压力。东金不会放弃临潢府,这一场估计会持续很久,如果不算军械军备,三万人打这一场,五百万贯钱应该够。”

????“五百万!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,黄河河堤都还没修完,就花这么多钱去帮西金,史相不会同意。”赵一听最终数目,直接愣住了,顿时便想反悔。

????杨丛义忙道“皇上,与西金议和之事,臣会亲自跟史相细商,为大宋百年、千年大计,史相当能明白这么做的重要意义,并且议和之事还得史相亲自操持。至于五百万贯军需,臣也知道朝廷困难,自然会省着点用,预算五百万,将士们少吃点少喝点少用点,给皇上省下一两百万,应该也是可以的。”

????“省就不必了,省了钱吃了败仗,钱不就白花了。我只有一个要求,既然要出兵,就不能空着手回来,五百万贯三万人,至少要占个三五城吧!”

????说出去的话,赵也不好反悔,只能提要求,不然白白花了钱,好处没捞到,那帮朝臣不得天天拿这个说事。

????“三万人不多,臣尽量吧,不说五城,一定拿下三城,给皇上和朝廷一个交代。”杨丛义当即应下。

????“好了,今天公事就先说到这儿。我问你点私事,你如实回答。”赵忽然神色一正。

????一见对方如此,杨丛义随即坐正,恭声道“皇上请问,臣定然不会保留。”

????“你儿子的亲事定下了吗?”赵忽问。

????不想赵有此一问,杨丛义微微一愣,随即答道“犬子心性顽劣,尚未确定下来。”

????“既然尚未定下,要不我给他说一门亲事。听皇后说秘阁修撰、扬州知州赵师夔生有一女,年方十五,生的乖巧水灵,知书达礼,尚未婚配,不若我请皇后做媒,成两家好事如何?”赵随即道明心意。

????杨丛义一听此话,顿时生疑,虽不知赵师夔是何人,但他的女儿能入宫见到皇后,身份定然不同寻常,因为赵氏宗亲虽有很多,能入宫面圣的,却并不多见。

????“不知这赵师夔是何来历?犬子顽劣,臣不敢高攀,若是得罪了人,臣可就难在朝中立足了。”杨丛义不好贸然拒绝,但也不能一口应下。

????“他是秀王长孙,龙图阁学士赵伯圭的长子。”

????“犬子顽劣,臣不敢高攀!”赵话音刚落,杨丛义当即谢绝。

????这赵伯圭不是旁人,乃是皇帝赵的同母兄长,赵年幼时过继给没有子嗣的赵构,进了皇宫,两人就断了往来,直到赵登基,他逝世多年的生父赵子被追封为秀王,两人才又有了联系,赵为君,赵伯圭为臣。

????原本赵伯圭是恩荫得官,一直在秀州,临安生乱,朝廷北迁汴京之后,他也响应号召带着家人北上汴京为官,成了汴京朝廷的坚定支持者。

????以此算下来,赵想配给杨丛义儿子的赵师夔的女儿其实是他的侄孙女。

????赵早年在临安出生的两个女儿早逝,汴京纳妃后,出生的几个女儿都还年幼,也没有成年的孙女,不然也不会给侄孙女说亲。

????见杨丛义谢绝,赵心有所失。

????杨丛义急忙解释道“臣久在军伍之中,算是一个粗人,家里也无多少书香气,赵大人是龙图阁学士,地位尊崇,犬子实在配不上赵大人的孙女。犬子无才无德,为免生事端,臣更愿意让他娶普通百姓家的女子。”

????“那真是可惜了。既然你这么坚持,那就算了。”见杨丛义态度似乎很坚决,赵只好作罢。

????“多谢皇上。”杨丛义起身道谢。

????“不说你儿子的婚配之事了。听说你在济南府还有一位相好的女子,随你多年了吧,准备何时给她个名份,搬进杨府去住?”赵说这话时语态轻松,似乎真是关心对方的家事。

????杨丛义听到此话,心下却是一惊,当即回道“她确实随臣多年了,早在临安就已经相识。这些年照顾臣的饮食起居,着实辛苦,臣也早想让她来汴京享福,可她一直推脱,臣也就没有强求。既然皇上亲自关心,臣回去之后,马上将她接来汴京!”

????“不宜操之过急,她不愿来汴京,应该是担心进了杨府受排挤吧。安排妥当,给了名份,再让她入府吧。”

????“皇上说的对,是臣考虑不周。”

????“这样吧,她这些年不为名不为利,把你照顾的很好,帮了你很多忙,也算是帮了大宋朝廷的忙,待朝廷赐个爵位给她,再把她迎进府中,如何?”

????“多谢皇上!”杨丛义起身,恭声称谢。

????君臣之间果然还是没有绝对的信任,杨丛义手中掌有大宋军权,而济南杨四娘手里有掌有太多产业和钱财,有兵有钱,不管是不是忠臣良将,都是潜在的逆臣!

????杨丛义从没奢望赵会绝对信任他,给他绝对不受控制的权力,只是没想到连他身边没有名份的杨四娘都不放心,都要把她弄到汴京。

????生为人臣,杨丛义没有拒绝的余地,也没有拒绝的理由。

????“皇上,她一介女流平白无故赏赐爵位并不合适,幸好她经营有道,手里有些产业,不若等她全部献给朝廷之后,再赏赐她不迟。”

????说到底还是钱的问题,杨丛义不贪权、不贪钱,他想要的只是安心做事而已,既然赵不放心,把钱上缴朝廷也就是了。

????“这都是她的私产,不合适吧。”赵面有危难之意。

????杨丛义道“她手里的各类作坊、车马行、矿场都不怎么赚钱,这些产业都是与备战北伐有关,她一介女流整天跟这些事打交道并不合适,臣也跟她说过多次,可她总是不放心,怕做的不好,连累大宋军队打败仗。奔波劳累半生,她也不年轻了,是时候清静清静,好好享福了。”

????“北伐备战相关产业?既然对北伐很重要,突然捐献会不会对北伐备战有影响?”赵随即问道。

????“没关系,这些产业运行都比较正常,平常她也不必亲自参与,朝廷只需要派遣合适的官吏一一接管就是了。最好朝廷能单独设立一司进行管理,军队需要什么,需要多少,也可协调,以后哪些能向民间出售,哪些严禁外流,兵部、枢密院也可参与决定。”

????“好,既然这么重要,朝廷自然要重视。”赵不再推辞。

????二人又闲聊片刻,杨丛义便告退离开勤政殿。

????“召史相入宫。”杨丛义离开后,赵小坐片刻,忽向内侍下令。

????“需要跟史相说什么吗?”内侍应后,小心问道。

????“商议与西夏盟约,与西金议和,还有北伐东金之事,别的不要多言。”赵稍稍思虑了一下,如此吩咐道。

????内侍很快离殿,带人出宫去宣宰相史浩入宫面圣。

????史浩做了十年宰相,虽然很多时候他的想法、政见与赵不和,但作为老师和宰相,他是合格的,并且兢兢业业,有些别人不敢说的话他敢说,别人不敢做的事他敢做,能稳定纷乱的朝局,也能激起一汪死水,可以说,若是朝中没有史浩,汴京绝对不会有今日的景象。

????如今朝政困难,河东、关中、陕北都尚未稳定,黄河河堤也未修整完全,再想为敌国西金发动战争,耗费那么多人力财力,必须要征得宰相史浩同意。

????为将来能一统天下,成不世之功业,赵不得不慎重。

????。